返回首页     会所简介      技师风采      服务项目      会所动态      招聘加盟      联系我们      友情链接  
型男帮-40号179-22-70
 

来自南方的大男孩,人品很好的 只要你喜欢他就给你满足!179--22--70



南非同志生而自由,却死于仇视(图)



BBC:南非同性恋群体维权路漫漫


南非是世界上第一个废除性取向歧视的国家,是非洲第一个认定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国家。但是由于发生了一连串谋杀案,同性恋群体表示,要减少仇视同性恋的犯罪活动,还有许多工作要做。


贝蒂·米拉姆(Betty Melamu)坐在家里的棕色皮沙发上。她就住在位于约翰内斯堡南面的伊瓦顿镇(Evaton)。她怀抱着女儿莫特什蒂斯·帕斯卡利纳(Motshidisi Pascalina)的肖像,轻轻哼唱着女儿最喜欢唱的一首歌。


“每当她听收音机或去教堂的时候,她会唱起那首歌。”母亲回忆着。


我问,帕斯卡利纳是不是唱歌特别好听。“是的。”母亲一边回答,一边笑。显然,女儿不但多才多艺,而且感情奔放,她总是把歌反复地唱。


南非同志生而自由,却死于仇视(图)


莫特什蒂斯·帕斯卡利纳


此外,帕斯卡利纳还爱踢足球,在学校里学习也是非常用功,梦想将来成为政治家。“她想做些善事。”贝蒂·米拉姆为女儿感到自豪。


但母亲的笑声和对幸福的回忆很快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隐隐的悲伤。女儿是同性恋,家人知道这一点,而且接受她。帕斯卡利纳刚刚21岁。高中毕业考试已经结束,她去年12月去参加一次聚会。


“我不知道聚会后发生了什么,”贝蒂·米拉姆说,“但是她再也没有回来。”


两天后,在邻近小镇的一个田地里,帕斯卡利纳被肢解的尸体被人发现,身上还有被殴打的痕迹。在太平间里,家人无法辨认出她的面孔,只能通过腿上的纹身才能确认是女儿。“当时我很坚强,”贝蒂·米拉姆回忆起当时情景,“但是自那之后,我觉得自己快疯了。”


当我们交谈时,她反复问着一个问题,一遍又一遍。


“为什么?为什么我的孩子会遭受如此对待?”


帕斯卡利纳出生于1994年,也就是南非种族隔离制度结束,曼德拉当选总统那一年。帕斯卡利纳属于南非所谓第一批生而自由的那一代人。


南非同志生而自由,却死于仇视(图)


南非前总统曼德拉


曼德拉在他的就职演讲中承诺:“要建立一个让所有南非人没有恐惧、能够挺胸站立的社会,一个维护自身和世界和平的彩虹之国。”但21年过去了,对于南非的女同性恋、男同性恋、双性恋、跨性别者和双性人(LGBTI)社群来说,这一承诺基本上没有实现。


目前,南非犯罪率很高,居住在贫困城镇的黑人女同性恋者面临很大危险,往往会遭受最严重的暴力犯罪。


南非是全世界强奸案发生率最高的国家之一,女同性恋者深受其害。在南非社会里,对女同性恋者的歧视非常严重,而且大男子主义根深蒂固,因此女同性恋者面临的危险更大。传统观念认为,女同性恋可以“改变”,通过所谓“矫正强奸”使“她们变成女人”。


虽然验尸还没有最后结论,但是人们相信帕斯卡利纳惨遭杀害,很可能是出于这样的动机。


案件发生后,当局能否及时处理案件,没有任何保证。而且受害者说,他们经常遭到警察或医护人员的二次骚扰。


当时,帕斯卡利纳遇害案交给了一个正在休年假的警察。两个半星期过去了,这名警察才开始上班。


南非同志生而自由,却死于仇视(图)


帕斯卡利纳和另外两个强奸案被拖延,引发民众的愤怒情绪。活动人士今年1月举着彩虹旗帜和横幅,走上伊瓦顿镇的街头。他们高呼“帕斯卡利纳是我们的姐妹”,游行到当地警察局,要求伸张正义。


南非同志生而自由,却死于仇视(图)


琳迪维·恩拉波


“警方没有做任何事情。”琳迪维·恩拉波(Lindiwe Nhlapo)几个星期后告诉我。她是瓦尔地区LGBT组织成员,负责组织这次游行。“警方的态度让我们彻底失望。”此后,警方曾试图解决有关调查帕斯卡遇害案引发的关注,但人们普遍对与司法系统感到不满。在土瓜提马镇(KwaThema),一所房子的客厅装饰着银窗帘和彩虹旗帜。这里是艾库鲁勒尼市(Ekurhuleni)骄傲大游行组委会总部(the Ekurhuleni Pride Organising Committee, EPOC)。


在客厅另一头是个酒吧,墙上贴着一个标记——“同志休息室”。无论是白天还是夜晚,这是同性恋者和跨性别者交往的安全场所。


南非同志生而自由,却死于仇视(图)


邦特尔·卡罗(右)和伴侣恩茨佩·莫哈皮(Ntsupe Mohapi)


“我不能和伴侣手拉手走在大街上,”EPOC成员邦特尔·卡罗(Bontle Kahlo)说,“我不能在晚上出去,例如要去个地方跳舞,因为我没有安全感。我可能因为自己是同性恋,因为我所爱的人,而被杀害。”


邦特尔·卡罗指着一面相片墙,上面贴着几十张LGBTI社区的男女同志的照片。


“这是我们的纪念墙。”她说。这些人当中,有一些死于自然原因,但很多女同志是因为她们的性取向被谋杀。


“女人生命不如男人,”邦特尔·卡罗说,“如果你是黑人女性,你的生命就更不值钱;如果你是黑人女同性恋者,你的生命在这个国家就一文不值。”


南非同志生而自由,却死于仇视(图)


诺肖萝·诺瓜扎的照片位于相片墙的左上方,她头戴着棒球帽,穿着白色上衣


在照片墙上,有一个24岁的女孩,名字叫诺肖萝·诺瓜扎(Noxolo Nogwaza),她是女同性恋,2011年被奸杀,尸体被肢解。


但是5年过去了,没有人被起诉。


“我们从警方那里得到的印象是,他们期待我们替他们做工作。”邦特尔·卡罗说。


“我一边要担任活动分子,同时还要干警察的活,虽然努力去做,但是非常辛苦,而且得不到政府的支持。”


她的伴侣和同事恩茨佩·莫哈皮点头表示同意。


“警方说空话可有本事呢,但是就是不办事。”她说。


当他们听说帕斯卡利纳被谋杀,同样感到悲痛。


“我认为这里的形势越来越恶化,”恩茨佩·莫哈皮说,“我们现在说的只是谋杀案,我们还没有开始讨论强奸案或仇恨言论、学校的欺凌问题和同性恋青少年自杀案件。”南非法律没有把仇恨罪与其他犯罪区别开来,因此官方没有相关的统计数字。


欧盟资助的同性恋权益组织Iranti-org一直在记录南非LGBTI人士遭迫害的案件。自2012年以来,该组织已经记录了30多起谋杀和强奸案。


帕斯卡利纳只是去年后半年6个星期内LGBTI人士被杀害的3起案件之一。但是南非主流媒体几乎没有报道这些案件。


然而,这样的案件并非总是无人关注。2001年,诺肖萝·诺瓜扎和其他几位女同性恋被杀害,在全球引发强烈反应,17万人联署要求南非政府采取措施。


作为回应,南非政府成立了国家工作组,制定了国家干预策略,旨在减少针对同性恋的仇恨犯罪案件。


政府还建立了快速反应小组,以确保对仇恨罪案件的调查和起诉罪犯。这项措施已在清理积压谋杀和其他罪案方面取得成功。


南非同志生而自由,却死于仇视(图)


马帕斯卡·“史蒂夫”·莱斯克说,要改变人们的态度,还有许多工作要做


“但是,政府做得还很不够。”马帕斯卡·“史蒂夫”·莱斯克(Mpaseka "Steve" Letsike)说。她目前担任国家工作组主席和LGBTI权益组织“Access Chapter 2”的负责人。


“我们的努力还没有做到点子上。目前还存在巨大差距。我们需要集中精力做好预防,加强沟通,开展对话。”


政府在这方面做了一些工作,其中包括资助宣传活动以及培训警察和医务工作者。“但是,这些投入仍然是沧海一粟。”马帕斯卡·莱斯克说。


南非同志生而自由,却死于仇视(图)


为了了解南非面临的挑战,我来到约翰内斯堡郊区约维尔(Yeoville)。这里居住着许多来自传统农村地区的民工。


我找到一处住家,房子面积很小,只能勉强放进一张床和一台冰箱,我坐在倒放的水桶上,和两名男士聊起来。年岁大一点的男士说话低声细语,但是一谈到同性恋问题,嗓音一下就变得很响亮。


“同性恋对我们来说是禁忌,”他说,“我要保持非洲的传统,我们的语言里没有这个词。”


我问他,如果他的女儿告诉他,她是同性恋,他会有何反应?


“我会亲手杀了她,这种事违反自然,让人感到很难堪。在我们家里,我绝对不能接受这种丢脸的事情。”


“如果有人让我选择留住女儿,还是杀死她,我会杀了她。”


这位男子的观点反映了法律和许多南非人态度之间的巨大差距。活动人士说,这表明,政府没有创造出真正的彩虹国度。


但是负责国家干预策略的司法部副部长约翰·杰弗瑞(John Jeffery)说:“1994年以来,南非LGBT人士的状况已大为好转,我们正在努力开展教育,让公众了解LGBT人士的权益,同性恋权利就是人权。”


他还表示,他对活动人士的批评感到沮丧。


南非同志生而自由,却死于仇视(图)


南非开普敦举行同性恋骄傲大游行


“在外面一味地抱怨政府做得不够,这样是没有用的,”他说,“但令人遗憾的是,民间社会组织没有对政府的不足之处提出建议,他们应该告诉我们,政府应该在哪些方面改进工作。”


约翰·杰弗瑞虽然对建议持开放态度,但是他表示,他能做的也受到限制。


“当然,还有很多工作要做,但我们开展的宣传活动取决于预算,取决于我们能得到多少拨款,可惜政府面临预算削减。”


南非政府目前正在准备立法,禁止仇恨暴力和言论,以便更好地监测这样的犯罪活动。人们希望,新法律能减少对同性恋的歧视。


“目前还没有解决问题的灵丹妙药,这是一个过程,这个过程需要时间。”司法部副部长约翰·杰弗瑞说。


南非同志生而自由,却死于仇视(图)


贝蒂·米拉姆仍在等待。


她祈祷,总会有一天她会面对杀害女儿的罪犯。她想知道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。


“我想知道就是这一点,”她说,“我希望杀害我女儿的罪犯都被逮捕。”


帕斯卡利纳被杀害后,已经过去了4个月,仍没有人被逮捕。


对于许多南非LGBT人士和他们的家庭来说,要真正实现安全,正义和真正的彩虹国度的承诺,看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


电话:15524260815  QQ:2393762185在线咨询

管理


一搜同志